厦门市散文小说网
青春励志

请一定让这部佳作登上大银幕!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9-08-15


奇爱葛格按


《冥王星时刻》在今年平遥国际电影展的首映夜,注定是一个难忘的夜晚。


如大家担心的那样,影片放映开始20分钟后,天空中落下了雨点。本就寒冷的空气,因为雨的到来,更显凝重。


好在组委会考虑周到,为每位观众发了一次性雨衣。于是,坐在靠后排的我,看着现场几百号人齐刷刷地同时穿一次性雨衣,那一刻,仿佛置身在了电影里——那样的场景,太魔幻现实主义了。


近2小时的放映,即便被冻得瑟瑟发抖,现场几乎无一人退场。


雨夜的露天放映,与《冥王星时刻》混沌不明的气质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。


某些打哆嗦的时刻,会让人感觉仿佛与影片中的主人公正一起感受雨季丛林里潮湿、冰冷之意。



时隔多年,章明导演带着《冥王星时刻》和我们见面。与之前的作品不同,《冥王星时刻》投射了非常多导演自己的经历与感悟,某种程度而言,主演王学兵饰演的导演,就是章明导演本人。


丛林里的找寻,城市里的繁忙,究竟怎样的状态是幸福的?漫长的人生,又有多少时刻是混沌不明的?《冥王星时刻》相比较《巫山云雨》《郎在对面唱山歌》《她们的名字叫红》等前作,更加自我彰显,有更多戏里戏外的指涉,也是更典型的非时间叙事、离散叙事,是需要观众深度介入与思考的“沉思电影”。


以情绪为推动而非情节,以空间为出发点而非因果,章明导演自觉的美学创作习惯,构成了他独特的创作风格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微妙的。他把人置身在世间天地之间,在方寸之中揭开每个人的面纱。


《冥王星时刻》虽然已经在国内首映,但目前还未有定档消息。在中国,艺术电影的生存现状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那样乐观。在此,也衷心地呼吁,一定请让这部佳作登上大银幕!因为它注定为大银幕而生。


下面,是我们第一时间和章明导演的对谈,供各位影迷了解。


《她们的名字叫红》


第一个问题是,关于整个片子的结构。我们可以看到它的开头,是王学兵饰演的艺术片导演在城市与他的妻子高丽之间的故事。第二段是导演带着他的团队,去采风,走到丛林、乡村里面。


从台词上看,王学兵在第二段当中,他和村民有段对话,那个村民说,看“你长得红胖红胖的,你的生活应该挺幸福的”。这个话在影片开篇,王学兵就跟“红胖红胖”的商业导演说了。所以,我们按照时间或者因果关系来看,第一段应该是在第二段后发生的,是吗?


本来是这样设计的。


为什么现在调整成了这样?


因为第一部分删减的特别多,本来是半个多小时的,现在只有八分钟了。


删减了这么多?


是的,我也很喜欢放在后面的感觉。但是那样的话,大家都觉得太绝望。


现在影片呈现的感觉是,打破了因果叙事,有空间感,也挺棒的。会让人产生联想,王学兵和他的团队在丛林的那六天,是否是真实发生的?还是说,它只是导演在人生困境当中的一种外化体现?


其实很多人跟你说的相反的。


是吗?


他们觉得前一部分是导演的一个想象,后一部分是真的。其实这样两种理解,我觉得都是对的,本来就是想达到这种效果。你认为两个都是真实发生的也没问题,认为前面是一个他的幻觉也可以,你认为后面大段是他的幻觉也没问题,这个都是成立的。我觉得这是没有边界的,其实很多电影把故事说得很清楚,有些电影是不需要说清楚的。



第二个是关于度春的问题。她离开了团队一天一夜。那一天一夜中,她走进了一个山洞,看到一群人在“止语”的修行,仪式感很强。那个山洞是否象征着母体或者子宫?这是度春的梦境吗?您设计这一段,是想要表达什么?


其实我自己也没有想清楚(笑)。我能够想清楚的是,我肯定要拍那个山洞,我喜欢那个山洞,我一定要把某一场戏放在山洞上。


因为我的习惯是在写剧本之前,都要去采风。就像他们这个行程一样,其实是我很多次的经历写照。如果没有前面的准备阶段,我是没办法写剧本的。我没办法知道要把人物设置在什么地方。我必须要找到视觉,这是我工作的习惯,不然我写不出来。


所以,我看到某些情景,我觉得很好,即使还没想到故事,但是我知道一定会有些事是发生在这里的。


至于它最后指向的是什么?我觉得那不是我的事情,创作就是需要凭借感情。艺术创作不是理性的,商业片的话你可能会很清楚要说哪些事情,逻辑什么的要特别清楚。这种电影逻辑有时是需要的,但是有些时候,你不能用逻辑把情节规划的那么周密,有结果有答案,有原因有后果,我觉得那没有必要。观众需要自己去思考,所以他们都说这样的电影都是需要观众高度参与的,而不是一个被动的接受。


这样的电影,需要观众时刻沉浸在画面里,甚至有时候要跳脱出画面。


所以说,为什么我会在不同阶段转换视角,就是想给观众提供一个重新看事情的角度,也是给观众提供不同的角度。小度那个女孩,也剪掉一些,她跟修行的女领队,是有两次长谈的。其中一次是在宾馆里,她们两个住在一起,那个女人讲述她失去了她唯一的孩子的经历,说的满脸是泪的。第二次,是在咖啡馆,聊起另外一个话题,有关投资电影的事情。


是不是考虑到要在影院放映的原因,太长不太适合?


其实我后来想,要看这个电影的人,他不会在乎你超过两个小时。不爱看这个电影的人,你就是剪短成半个小时,他还是不会去看。



现在的这一版,是有很多省略和空白的。


现在的是点到为止,有些东西变得很抽象。比如说,在上海城市那段,就比较抽象,其实在上海的那段,是拍的特别实的。


现在电影中一共六个主要角色。三男三女,很奇妙的一个搭对。这六个角色,我能感觉到他们都是各自或者两两之间是有故事的,但是被省略了,需要观众去联想。


是的。


我特别感兴趣的是老罗那个角色。老罗这个外联制片他到底是不是个骗子?影片中,六个角色的设置,是否是在呈现世间男女老少在不同的阶段所面临着不同的混沌状态?


对老罗这个人的理解,年纪长一点的,会不一样的。老罗他就是一个非常体制化的人。其实,这个电影某种层面上来讲,它是在写创作者跟体制之间的关系,就像导演他们整个团队,跟老罗所代表的体制,他们是共生的,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这样一种关系。


老罗他在夜里面看着度春跟导演两个人点烟那一段,暧昧和欲望微妙彰显出来。之后一段,老罗去丛林里面撒尿,您把镜头对准了他撒尿的那个缸,但是,他没有完全地尿准。这里面是不是有隐喻,暗示老罗他老了,与年轻激情欲望有一种对比反差?


我其实是想拍出他的历史过往,他很熟练地找到那个可以撒尿的地方。这可能是他当年尿得很爽的地方,但是现在他不能尿得那么爽了(笑)


其实是时间的一个体现。


是的,这是老罗特别个人化的一段。


您是给每个人物都有一段空间展现。


是的。呈现一些单独的时刻。比如,老罗一个人坐着打瞌睡,然后醒来他就坐在另外一个地方。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习惯。


小白这个人物,他有很多次都在看小度跟导演之间的关系,他的失落感、没落感,是能够感受出来的。


他就是这么一个年轻迷茫的角色,是一个小鲜肉。


他处于寻找认同的状态。


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特别个人化的诉求,想在小集体里面得到别人的承认,或者跟别人建立某种关系,但是建立不起来。其实这个片子,一直在说这几个人要互相建立一种关系,但是建立不起来。当然,你也可以把它说成是朋友之间有沟通障碍,电影呈现的是一种没有完成的关系。


《巫山云雨》


您之前的电影,也是在探讨人物之间的关系。从《巫山云雨》然后到《她们的名字叫红》。但是相比较而言,之前的人物关系显得更加简单、直接?


是的,《冥王星时刻》的人物关系更复杂。


在这部片子里面,人物的关系以及欲望、想法,都被隐藏起来了,波澜不惊的表面下暗涛汹涌的感觉。所以您是有意在这部影片中这样设置的吗?


你要知道,之前有些影片的人物设置,我要顾及到一些县里、乡里的人能看懂,比如《郎在对门唱山歌》,有这方面需求,所以我得处理的简单化。


《冥王星时刻》是关于拍电影的人的故事。这里面有很多您的个情绪情感投射在里面吗?


拍电影的话,人物肯定要具体化。人物具体化的依据就是你要写你熟悉的事情,熟悉的人物。我不可能写我行业之外的。


其实我曾经有一个想法,我想写成一个税务局的人,他们带一帮人下去收税,但这就跟我的生活很远。所以我觉得我写不好。假如我写一个医生去乡下去支援医疗,这个故事不也同样成立吗?这几个人物关系都在,但是这些人具体干什么,我就要做太多的工作了。我要去了解税务或者医生,那些具体行业相关的事情。现在这个去采风的事情,我是完全不用想的,我都知道他们该干什么,所以更容易。这样的话,我更容易把他们的情感诉求写出来,人物之间那种微妙的东西写出来。


所以您挑选了您最熟悉的事情,创造出这六个人物。


是的,而且,假如当时写医生的下乡支援的话,葬礼什么都可以不用变对吧?最后他可能这个人没有救活,死掉了,当天也走不了,参加葬礼也是顺理成章的。但是,这样的话,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效果,但肯定是另外一种感觉。



现在这样的呈现,我们可以称其为“元电影”,或者说是一个很强作者性的艺术电影。


从某些角度来讲,现在的显得更文艺了。如果变成一个医生带着护士,下乡,就商业一些感觉。


会像一个公路片是吧?


对,它可能就没那么文艺,变成一个更多普通人能够理解的电影,更社会化的一个。


您觉得您的电影是慢电影吗?这次平遥影展,也请了慢电影运动的代表导演拉夫·迪亚兹过来。


就是拍十个小时的那位导演对吧?


对,动辄五个小时、十个小时。Slow Cinema这个概念,在英国08年就出现了,但可能国内做这方面研究的很少。关于慢电影,有学者或批评者会认为它是艺术电影的趋向。


您的电影中,有大量长镜头,情节是反戏剧性的、离散的,人物是出现在不同空间的,是非时间叙事的,节奏舒缓的,您觉得用慢电影概括您的电影合适吗?


其实我不介意任何人对我这部电影的定义和解释,因为这个不是我能够去规范的。其实我真的没有看过特别长的电影。我看过最长的也就是锡兰的,三个多小时。



拉夫·迪亚兹《历史的终结》


他也是慢电影的代表。


我超级喜欢锡兰和洪尚秀。洪尚秀还跟我有点渊源。他比我稍微大一点,我跟他同时起步。但是他现在状态非常好,比我好多了。像我们就会特别没安全感,吃了上顿没有下顿。他一年拍两部片子,20多人的团队。我很羡慕,很自由的拍摄状态,但这在中国是没有保障的。我拍了这部电影,不知道下部电影钱在哪里找,每一次都要从头开始。


我看您之前的作品也有一点慢电影的意思,所以是您的创作直觉吗?有没有想过,刻意地去谈论关于时间、关于生死的问题?


没有,其实我在电影上没有那么强的主观意愿,美学上的自觉肯定是有的,会知道在哪个范围里,什么样的人物,什么样的调度,什么样的构图。对我来讲,美学上好坏,我是清楚的。但对于时间空间的处理,是凭借直觉。包括我很多细节的设计,都是在凭直觉。我写着写着就写成这个样子,想着想着就变成这样。


我所有的电影,都是先有场景和细节想象,之后才会设计人物,设计人物之间的关系。 我的新片也比较极端。新片中,我就是先想出四个场景,我的故事一定会在这四个场景发生。每个场景一组人物。


即将要拍的吗?


年底要拍,我已经看好景了,故事就发生在这些场景里,然后根据这个场景来编故事。我一直是这样,从场景开始,从视觉开始。我找到那个场景,一条河,一座桥两端联系起来,再看江边那座楼,我就找到一种感觉。


新片的名字是?


《热汤》。


大概会是什么时候拍完上映?


应该在春节前拍完。



回到《冥王星时刻》,为什么会选择用冥王星时刻为片名?“冥王星”,是遥远漫长的代表,但是,“时刻”又是短暂的,为什么要将这两个词放在一起?


我回答这个问题太多遍,其实我很不想自己来定义这个事情。最简单的来说,就是半明半暗的时刻,混乱不明的一个时刻。你不觉得他们每个人物都有这种时刻?混乱不明的,包括他们整个行程都是这样的。


对,忽明忽暗,好像看到了希望,但是希望好像又被破灭。


我觉得就是个意向,中国人讲究意向。这个是一个很中国化的名字。


最后再问一个问题,关于您个人创作。您从事创作这么多年,我特别好奇,在今天这样的电影市场环境,您最想做的或者或者说您最想表达的是什么?


最想表达的肯定是在下一部电影中了。当然,我还有很多项目想法是不能马上实现的。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我的电影可以真正意义上院线,这是我20多年最大的一个遗憾。


这部《冥王星时刻》一定可以在院线公映的,也期待您下一部作品!


推荐 | “幕味儿”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。详情见: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 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 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几招教你老房换新颜

  • 彩虹论金:11.5黄金晚间依旧震荡,关注...

  • 超700只规模不足5000万元!三季度“...

  • 对的人,会对你做这5件事

  • 倒计时12天!

  • 【成考】2018年成人高校招生全国统一考...

  • “高冷”专区:拉齐奥客胜红!弗赖堡vs门...

  • 美股再次上演暴跌,下周只有这类股才能“扛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