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握55个网站、16个公号,一个小镇青年的网赚生意


来源: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

编辑:石灿


廖学帆说,如果一个人可以将收入稳定到每月1~2万,那他就算是在网赚这个行业里入门了。


几年前,高考成绩出来后,廖学帆的妈妈曾给高中老师打了个电话,问能不能复读?老师不留情面,回了他妈妈一句:复读也是浪费钱。


这件事,廖学帆很多年以后才知道。

现在,这个中专毕业刚三年的年轻人,手里掌握着一个日活10万、两个日活5万、两个日活1~2万、50个日活50~100共计55个网站,以及一个粉丝数10万的公众号,15个粉丝数2~4万的公众号。


对于自己的职业身份,廖学帆的说法是:站长、自媒体人、自由职业者。但在外界看来,他就是成千上万网赚大军中的一员。

秘籍是色流


和外号叫“表哥”的廖学帆第一次见面,我们约在了广东省河源市市中心的一家星巴克。河源靠近广州,直线距离200公里,如果不看天气,两座城市反差极大,市中心少见气势逼人的高楼,两条江穿城而过。


廖学帆是河源本地人,在广州的网赚圈子里,有些名气。


网赚是互联网时代的特殊产物。一般来说,只要一个人拥有一台电脑,掌握了一定的技能,头脑灵活,就可以通过互联网来赚钱。从电商、内容,到社交、交易,大多数互联网公司涉及的业务,都可以归入到“网赚”领域。


只是和大多数自媒体人相比,廖学帆对平台规则研究得更为透彻,他要在平台允许的最大范围内,尽可能的通过不同手段获取“私域”流量。


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奇怪,一个中专毕业生,怎么能获得那么多用户?廖学帆的秘籍是——色流。


当然,需要明确一点,色流并不是色情信息流量,廖学帆把色情信息流量称为“黄流”。


“首先要区分黄流和色流,黄流这一部分人我们没办法满足,因为满足他们,我就会被抓,所以我们不能做这样违法犯罪的事。”廖学帆说,“而色流的定义就非常广了,抖音上面看萌妹子,淘宝上面看情趣内衣买家秀,各种秀场类的直播,真人美女秀,都是色流。”

国家对于涉黄信息的惩治极其严厉,今年4月中旬,“比邻”“聊聊”“密语”等9款即时通信工具因为传播淫秽色情信息,或为招嫖卖淫、售卖淫秽色情音视频等提供推广和平台服务,被国家网信办清理关停。随后,陌生人社交软件探探下架,业内也认为与此轮“扫黄打非”有关。

但美女帅哥的图片没问题。廖学帆打开手机,找到了他自己的公众号。封面是清一色的年轻女性,图片修剪精致,甚至没有“打擦边球”的内容或者图片。公众号仍然定位为吸引“男粉”。

李小璐和PGone、宅男杀手桥本环奈,都可以成为公众号的选题。他说,“这些都是很安全的内容,我公众号没被封过,除了去年的一个号。”


在还没摸到网赚门槛以前,廖学帆尝试过做一元购。


一元购网站曾经流行于互联网,每位参与者花1元钱,集资购买一台iPhone或者其他昂贵的物品,最终通过抽奖的方式,确定获奖者。

一些大互联网公司,也都有过类似项目。一元购的用户心理机制和赌博非常相似,在不经过努力的情况下,用户坚信投进去的小钱能换成大钱。2017年,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下发文件,全国严打“一元购”。

廖学帆没有等来严打,花一天时间搭建起来的网站,等了好几天没有人访问。他发现在网上想赚钱,只会搭建平台是没有用的,要学会做流量。

“后来,我开始学怎么在互联网上做流量,最先的切入点还是网站。有一个个人的网站,非常小清新,没有广告,运营时间一年半,流量至少有10万日活。”廖学帆想找的,不是黄流,也不是下一个“一元购”,“我身上有不少负担,所以不敢去做任何违法的事情。”

这个网站很对他的胃口,网站基本由三部分内容组成,一是美女,二是搞笑Gif,三是淘宝的一些购物优惠信息。

美女的分类很多。中日韩都有。中国的美女大多来自于微博等网站,日韩也有很多的女团公开照。廖学帆很确定,这些内容“不违法”。

廖学帆决定复制这个网站的模式。337天后,他搭建出来的网站日活突破10万。日活越高,团队越谨慎,国外网站扒回来的图片,要先过审,才会出现在网站里。


一切为了流量


2016年12月,廖学帆做网站期间,认识了一个人,足以影响他接下来几年的人生轨迹。

那时候,他四处寻找网赚教程,最多的时候,看完了差不多200G的视频内容。

“我在网上看到了他的课程,加了他的微信。”廖学帆说的那个人,是江苏常州一家网赚团队w66利来官网APP下载安装注册 的负责人倪叶明,后来成了他的师傅,“网站做了一个月的时候,我没办法判断我的网站做得怎么样,流量走势如何,所以我加了倪叶明的微信问他,意想不到的是,他说我做得很好。”

“当时网站做到五六万(日活),我问他(师傅)我是继续把我的网站做得更加好,还是该怎么样。他说,你做好眼前的这个事情(保持更新),不用花太多精力在上面,然后去做你的第二个项目,为你第三个项目做铺垫。”


廖学帆从家里找了两个朋友,一起经营网站,他的主要精力,则从网站转移到其他的项目。

他瞄准的下一个目标是——公众号。做公众号的逻辑和网站的逻辑,比较类似,也是色流。

除了从网站导流粉丝至公众号,他开始寻找其他的方式,比如微信群吸粉。

廖学帆在各平台寻找到视频,贴上水印(公众号名字及ID信息),分发到不同的微信群。最多的时候,一条视频可以为一个公众号带来一两万的粉丝。

“发视频一般都是有故事性的,比如说一个女孩子A亚美娱乐APP下载安装注册走在路上,突然间遇到了另一个女子B的求助说有人跟踪她,希望A能够把她带到隐蔽的地方。然后在视频中揭晓,原来女子B也是人贩子,这种拐走的方式很新颖,很多人都没有看过。而看到这条视频的长辈,一看居然还有这种操作,就给自己的孩子或者家族群转发了。” 廖学帆说,他们发出去的视频,至多能收到200万的播放量,他建立了一系列的种子群,可以帮助他分发视频。

但怎么获得种子群和种子用户?廖学帆保密。他在一个网站分享过自己的经验,通过网络搜索、购买等方式,加入到不同的微信群组中,慢慢养活一个群。

一旦解决了公众号冷启动的问题,流量会慢慢积累,到一定时候就可以开始变现。

除了官方开放的广告渠道,廖学帆还在公众号底部菜单栏加入了某商城的链接,用户点进来后,可直接进入官网购买。


一旦交易成功,就可以获得这笔订单交易额的70%,利润超过平台。原因很简单,“因为互联网中哪里买东西不重要,流量才是最大的。”

正是因为变现方便,尤其是支付方便,公众号的价格比多数平台都高。按照同样的逻辑,淘宝的支付也非常方便,意味着淘宝的流量也非常值钱。廖学帆很后悔,自己没有开发出淘宝的潜力。

在廖学帆推荐的一个账号买卖平台上,75万粉的汽车垂直账号,单粉售价1元。3.1万读书类公众号,售价4.3万。而和公众号相比,一个55.9万教育类抖音号的售价,仅为3万。公众号和抖音号的价格相差可以高达十倍以上。

至于微博,廖学帆则认为是性价比很高的平台。在微博引10万粉丝的速度与微信引1万粉丝的速度差不多,同类目十万粉的微博号和一万粉的公众号价格相差不多。

廖学帆说:“在互联网上,流量、粉丝不分好坏,只看价值。”


他还对自己的号九成是男粉耿耿于怀,碍于性别上的劣势,他对女性色流内容缺少“感知”。在他看来,女性粉丝的优势太多,购买力非常强,虽然一次性消费金额不大,但复购率高,足以形成稳定的“现金流”。

月入一两万是网赚成熟的标志

廖学帆把自己手上的资源形容为流量池。

一旦为流量池找到了恰当的变现方式,未来的利润空间远高于一次性买卖账号获得的收入。为了减少自己做一些无用功,他有时候也会选择从交易平台购买账号。


他有个公式,假设一个人手上掌握着10个流量来源,有10种变现的方式,那他可以发现100个可以赚钱的项目。

和同行相比,廖学帆可能是做号上手最快、变现最顺利的人,但这仍然会让他焦虑。

他在自己的网站上写:我不知道哪天,百度不让我吃这口饭了,网站流量就没了。我不知道哪天,腾讯不让我吃这口饭了,公众号就没了。

类似的事情发生过。2014年底、2015年初,某打车平台通过补贴拉新。只要拥有两部以上的手机,就能既演司机又演乘客,最后空手套白狼,平台的补贴就落到了刷单者手上。

他也是那一轮刷单的受益者。廖学帆说,杭州有一个工作室,通过刷单,在杭州买下了十套房。当然,类似的故事也可能在传说中被夸大了。

更早以前, 廖学帆还在念书,他做过一段时间的淘宝刷单。一直到上学第三年,拿了家里4000块以后,他再也没有向家里拿过钱:“生活费学费都是我自己出,我在学校很有钱,因为刷单,每个月可以赚三四千块钱,一个学生一个月有三四千块钱是什么概念?在学校可以横着走。”

到了后期,淘宝严查刷单,他依赖的收入来源立刻断掉了。

廖学帆感慨,因为自己做不出来平台,所以需要遵守平台的规则。

网站和公众号也是,现在还能提供稳定的收入,但是未来呢?他自己不太确定。

按照他师傅的建议,在原有项目稳定后就要开发新的项目。他把一部分钱拿去开了游戏工作室,另一部分的钱开了摄影工作室。最后,因为自己有网赚相关的经验,他也开始做起了网络赚钱方面的培训。



廖学帆的一个同行,将一个日活1000的网站,卖出了“两套别墅的钱”。值钱的地方不在于日活,而是这个网站开创的新模式。

“你们想买项目的来我这里买,我这里有很多老师,他们认为他们的项目很好,可以交给你们,我来当这个担保。他凭这个模式这里收50%的费用。学员花了1万块,他将其中的5000给讲师,如果讲师的效果达到了,钱归讲师,效果达不到,1万块都退给学员。”廖学帆说,此人在业内的名声极好,是个非常合格的中介。

所谓的“买项目”,其实可以理解为“上课”,大多数人在网赚里寻找老师的时候,其实是想找到一种挣钱的方式,达到“半个月后日赚500”的目的。

为了获得学习的机会,或者说赚钱的途径,很多人愿意花高额的学费来学习。在百度搜索网赚,十有八九,推荐的是各种各样的网赚培训信息。

廖学帆改变了以往“承诺包赚”的教学方式,他不认为教给某个人项目是合格的教学内容,重要的是思想的改变。

网赚行业内部,同行水火不容。师徒关系是唯一消灭对立的方式。他做培训的时候,从来不避讳提及师傅的名字,如果报名的人找他师傅学,完全没问题。

偶然从一个项目中挣钱,并不算厉害。如果一个人可以将收入稳定到每月1~2万,那他就算是在网赚这个行业里入门了。

网赚大军凶猛

廖学帆有强烈的欲望要变成一个有钱人。

从深圳回到河源念高中,他一些课程跟不上,也不认真学,经常逃课打游戏。伙同着身边的几个朋友,各自逃学。

父母花了很多钱,让他进了河源当地的一所名校,好多同学都是花钱进来的,但他们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,只有他一个是家里好不容易才凑出来的学费。

但他成绩并不理想,所以才会有他妈妈给老师打电话,被噎了回去:复读也是浪费钱。

他心理压力也很大。街坊邻里到亲戚都知道他小时候成绩不错,总是第一、第二,结果高中毕业却没考上大学。廖学帆觉得,那个时候自己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冷嘲热讽。他很想通过其他的途径证明自己。

这一天来得很快,中专毕业两年后,他打算买车了,咨询两个哥哥的意见后,哥哥们问他想买什么,他说:“买宝马吧。”

“当我说买宝马后,他们就愣了一下,大家都知道我中专刚毕业,来广州当客服,一看就是没有出息,结果我却在网上赚到钱了。你知道这种感觉就特别好吗,因为全部人都可能觉得我没有出息了。”廖学帆毫不掩饰自己想赚钱的心情,他说,“体验过好一点的生活之后,再也不愿意回首过去的日子。并且想让日子过得更好,更稳定。”

在网赚这个行当里,有利可图之处皆有赌徒。赌注越大,回报可能也越大。和廖学帆一样想要“大干一场”的人,不在少数。他们活跃在微博上奇怪的减肥评论、父母转发到家族群的奇怪短尊龙APP下载安装注册 视频、一个个分享后拆红包的网页链接里。


没有人统计过中国有多少人正在参与网赚,但找到廖学帆求艺的人越来越多,在他的手下,至少有一百人想专业的学习“网赚”这门生意。


而这一切,都深根于流量。只要人的欲望还存在,廖学帆们就能在互联网的夹缝中,找到一席之地。


如果觉得文章对你有所帮助,欢迎留言并且推荐给你的好友。


本文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发布,授权互联网早读课转载。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早读课立场。如需转载,请联系原作者。918搏天堂下载安装注册


职场相关:

延伸阅读: